ALion

无人欣赏艺术家 云游四方流浪者

姓陈名默

题记:一个故事,想写便写,反正没有读者。主人公和我不是朋友,我和她不熟。

『1』
她叫陈默。
她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学生。
准确来说,是各种意义上的普通,长得普通,穿得普通,学习成绩也很普通。
她是班级里的边缘人员。
倘若让她的同学介绍她,八个字足以高度概括——“姓陈名默,人如其名。”
你若要问她的兴趣喜好,抱歉,真没人清楚。
当然,没有人会想着去弄清楚这些。这多无趣。

『2』
她叫陈默。
她的同桌叫华多,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姑娘。
华多和陈默性格截然不同,她总觉得陈默太过沉闷,甚至孤僻不合群。
“教室外面那颗大树上的蝉都比我同桌话多啦。”华多跟后桌开着玩笑,陈默只是低头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嗯,确实也是这样的。
华多和班里的大部分同学们都喜欢逛同一个论坛。但凡发生点什么,大家总爱在教室里先热烈讨论一番,再爬上论坛看看。然后,再就着论坛上的某个贴子某个观点开展新一轮的热烈讨论。
其实说大部分同学不太准确,应该说,除了无论线上线下都从来不参加讨论的陈默之外的同学们。

『3』
她叫陈默。
她也许不喜欢和大家讲话。这里用“也许”,因为大家都和她不够熟,但是她平时话少得很,估计是不爱和大家说话吧。
她不合群。
比如——
“陈默,你怎么都不去论坛上发言呀,都不知道你的id呢!”
“啊……我不怎么去看啦,就潜水。”
华多耸耸肩,继续投入她的个人小型辩论赛里去了。
陈默只好无奈地笑笑,对自己笑笑。

『4』
她叫陈默。
今天她的同桌华多迷恋上了论坛上的一个匿名帐号。
帐号名字叫“瓜盐”。奇怪得很,不过华多认为这“贼有个性,与众不同”。
“跟他的发言一样,言辞激烈但是说的超级有道理呀!在辩论赛里一定是个最佳辩手吧!”华多在班里嚷嚷着,“简直就是我的男神!”
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,同时点头表示认同。笑得最大声的,要数那个坐在陈默后面,能言善辩的男生啦。
他哈哈大笑的时候,陈默回过头看了他一眼。

『5』
她叫陈默。
今天她的同桌华多闷闷不乐。
“你怎么了?”这大概是第一次由陈默开始的对话。
“瓜盐这几天都没发言了,你说,他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儿吧?”
陈默偷偷回头看了一眼,后桌的男生今天请假没来。
“应该没事的,你别担心。”陈默想安慰华多,但是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华多又趴回了桌子上,继续闷闷不乐。

『6』
她叫陈默。
今天她的同桌华多比昨天还不开心,而且并不是闷闷不乐。嗯,大概是情绪有点小崩溃。
“啊!我的瓜盐男神把帐号注销了!”华多惨嚎了一句,这次没人笑她。
陈默认为她应该拍拍她的背安慰她,但是伸出了四分之一米的手又默默地收了回去。她实在是不懂怎么安慰人。
陈默回头看了看,后桌的男生今天还是请假没来。
陈默把头转回去,看向窗外,但是今天没有听到蝉鸣。天转凉,夏天的尾巴正悄悄溜走。

『7』
她叫陈默。
她有一个朋友。
她有一个只有那个朋友知道的秘密。
很抱歉,我只知道这么多,你若要问我她的兴趣喜好,真没人清楚。
当然,没有人会想着去弄清楚这些。这多无趣。

『8』
她叫陈默,沉默寡言的陈默。

•End•

你喜欢下雨天吗?

期待电影建军大业
7.28电影院见吧

风子

我喜欢风。

我喜欢夹带着凉意的风,不论风力。

我认为自己是一个很现实的人,不爱幻想,就连深夜入眠,于我而言也只是休息,极少进入梦乡。

但是我仍期盼着能给自己编织一场梦。在梦里我是一阵风,无名无姓的一阵风。

也许是因为南方小岛的夏天总是来得比较早,闷热的空气让我这个愿望日益强烈起来。

如果我是一阵风,一阵没有人拦得住的风,一阵没有人看得到的风,一阵没有重量、没有形状、永远轻飘飘的风,一阵无拘无束无牵无挂自由自在的风。

等到那时,我不再寻找方向,因为自己就是风向。

我拂过每一个人的脸颊,抚摸每一朵鲜花,躲进每一片树叶,然后在夜晚亮起的街灯旁歇息。

等到那时,没有人寻得到我。我流浪在天地间,游走在千里外。对于一阵风而言,没有家乡,更没有故人,没有归宿,徘徊于苍穹之下。

然后梦醒了。我发现自己置身风中,却又不是风。一个风子罢了。

甚于昨日

今天并不是什么特别日子,突然而来的矫情无需理由。

从前年夏天偶然点进去的那个综艺节目开始,“马天宇”这个我之前从未放在心上的名字,于我而言越来越重要。

我一直寻不到什么精妙词汇来形容他在我心中的样子,大概是我实在不善言辞的缘故。

也许是一阵藏匿于树叶中的清风,是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,或是当我为舟漂泊在无边深海处失去方向时,那座立在远处唯一发着光的灯塔。

我喜欢叫他“马老师”,一开始是调侃,后来是因为从他身上我学会了不少,并且十分受用。从这种角度看他之于我又像一本书——无价,仅此一本,越用心去读的人越能从中获取自己所需。书的作者是他本人,未完待续,内容越发充实精彩,越发令人着迷。我在尝试了解他的同时,也在尝试更深地认识自己。

于是我对他的感情,先是喜爱,后是敬佩,还夹杂着感激。感谢他如此美好,让我追随着他的脚步,努力告别那个不美好的自己。

我始终不敢为这份喜爱加上期限。一辈子太长,我不知道随着年岁增长对他的喜爱会不会慢慢变成锁在日记本里“年少时的疯狂”;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像这样在千里之外追随他的脚步,直到从这个最南方的小岛追到他笔下“不问来去,不诉离殇”的大城市去。

未来是个未知数X,永远无解,也无需去解。

但是我现在能确定的是,当每天深夜手表上的时针再一次对上“12”,日历上的红圈又一次往前跳动一格时,我对他的喜爱仍然不减分毫,甚至甚于昨日。

Love you more than yesterday.

『M』ore 『T』han 『Y』esterday.

楼梯口
堆放着施工队留下的沙土和夕阳余晖

马天宇:他脸上不存储任何他的经历(马天宇:独自生存我也会适应得很好 该文后记)

居然忘记转这篇

狼外婆/APULAOYE:

马天宇:他脸上不存储任何他的经历


2016-08-10 22:29:40腾讯娱乐9大字


  腾讯娱乐专稿(主笔/狠狠红)



  2006年的时候,我是一个积极的选秀节目观众,主战场是芒果台的《快乐女生》,不仅场场投票,还场场集资。偶尔也看几眼隔壁台的《好男儿》,作为一个女观众,我情不自禁地给隔壁这几位选手的颜值排了一下序:对,马天宇就是我眼里的十年一遇级别。吴建飞和张晓晨大约是一年一遇级别。其他人的颜值则可以忽略不计。


  十年一遇之于我本人的审美体系,已经属于相当高的级别——要知道仔仔之于我,也就是三年一遇,金城武是五年一遇。要到十年一遇级别,则需要做到某个品类里极致。马天宇是纯净少年这个品类的TOP,虽然好看得无争议,但唯一的问题是,过于纯净的长相让他隅于“好弟弟”这样的角色而无法驾驭霸道总裁,现在的小少女们会这么说,“马天宇不够苏”。


  但我并不觉得马天宇属于“盛世美颜”。盛世美颜在我眼中是aspiring force,集众人的仰望与投射于一体,此外,还需要有高度的自知与自觉——而马天宇不是,他美则美矣,然而他的美和任何人都毫不相关,你几乎不会因他的美而感受到强烈的震动或者强烈的冒犯。



  “长得好看”是马天宇进入娱乐圈的通行证


  要到见到他本人,聊了两个小时之后,才明白这种“毫不相关”从何而来——这是一个想从所有人际关系里脱身而退的人,当然,也就不会是aspiring force。


  不能免俗地需要回到他童年。马天宇出身极为贫穷,十几岁辍学打工,最穷的时候,口袋里只有几毛钱。他到处打工,在饭店后厨学过一年的厨师,后又辗转做服务生。一个曾经口袋里只有几毛钱的人,后来有可能变成两种人,一种危机感强烈,一种最坏的都已试过还怕什么。马天宇是后者,曾经的匮乏并没有给他带来物质上的不安全感,当我们试图拐弯抹角的问出“要是有一段时间没有本子找你你会有危机感吗”的时候,他很快就get到我们背后的意思,一脸轻松地回答,“那就不演戏了呗”。


  他的不安全感来自于情感与关系。5岁的中秋节,他妈妈让他去买药,他买完药又喂母亲服下,然后抱着妈妈睡了,第二天醒来,妈妈已经去世了。是自杀。马天宇再也没有过过中秋节。如今马天宇生命里除了家人之外,几乎再没什么他承认的深刻关系。“没什么朋友”,他反复强调,生怕别人误解他是一个热情的人。


  然而他又是一个周到的人。很多人提起他,都会提到他类似于“暖男”的行径。比如安抚新进剧组的其他演员,给大家买零食之类。这大约说明了两点,第一是他可以注意到别人需求,第二是如果愿意,他也可以做到。但是所有这些关系,都没有进入到他内心更深层面。说到底,周到不过是因为他心思细腻敏感,是对于他人情绪的一种体察,而并非出自于交流的需求。


  他对人际关系几乎是不抱期待的,他说,“利益面前大家互相伤害我都可以理解和接受,如果是为了利益,你伤害到我和我伤害到你,都无所谓”。这大约也是一种自我保护。先限定关系的范围,再限定关系的性质。于是剩下来的,能伤害到他的关系,就很少了。他对无法选择的关系——家人,则毫无保留,“家人就是我的神,我的天”。


  采访结束,工作人员留我们一起吃饭。席间闲聊到明星婚礼,这是马天宇第一次听说,原来现在的明星婚礼,都会有大量的商家赞助。


  “为什么需要赞助啊?”他问。


  我们——记者还有工作人员,一起给他解释,“这可是一门大生意,品牌也都指望能借此得到曝光机会”。


  “我结婚肯定不会要任何商家赞助”,他斩钉截铁地说,“能用钱解决的事情,就不要欠那么多关系”。


  “你是不喜欢给大家找麻烦吗”?我们问他,“是的,我不是一个给别人找麻烦的人”,他很快又补充,“我也不喜欢别人给我找麻烦”。


  所以,如果道林·格雷需要一个中国版的演员,马天宇大约合适——他的脸上不存储任何他的经历。而他当然是好看的,他对如何使用自己的好看得心应手,他歪着头睁大眼睛说话的时候,看起来是那么纯净,像完全不谙世事。


  他自己喜欢这张脸吗?我猜测,他内心或许对于自己的长相极为冷酷,他只是使用它。


  他很喜欢贾樟柯的电影,他觉得他的电影里有他所认同的真实世界。但贾樟柯会喜欢这张,永远的,“弟弟的脸”吗?


  狠狠红代表作:


  《直击风暴中的赵本山》


  《刘晓庆:我的人生没准还有奇迹》


  《邹市明:一个天才拳击手的英雄征途与宿命》


  版权声明: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

源:http://xw.qq.com/ent/20160810049715/ENT2016081004971507

是多肉不是葱

在海中的第五次游园

在海中的第五个十大